蕉碳仔長年混跡四川,這裏有一個成都的創業案例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:

  近幾年成都像其他一線城市一樣冒出生鮮類電商。這一類生鮮打法最有優勢的是老招牌老字號的店,搞一個微信商城,其他都不投入,成本小見效快,只做熟客生意又不用費心思費錢去購買互聯網流量; 反正有本業支撐著月流水,這樣做賺不了大錢可是性價比高啊,信譽紅利就是這麼來的。不過話說回來,該打法也不能算是電商創業,頂多是原有的老店基礎上增加一條出貨管道而已。

  很多生鮮類電商倒閉了,原因之一是生鮮類等不起,耗損大於收入,一旦前期重度推廣的熱度過去,下滑的銷量將活活耗光創業公司剩餘不多的資金。另外一個原因乃物流配送,生鮮類不像其他貨物那樣找快遞解決,必須配上特定的物流送貨以至準時準點 “按門鈴",不然會壞掉。

  有讀者可能會問,不是一直有送上門的龍蝦、生蠔服務嗎?並不稀奇吧。這就要從互聯網+基本理念說起,生鮮類商品賣了幾百年,賣到現在結合互聯網不應僅僅是 ,而必須是 更有性價比和效率地賣以前,我們看到的幾乎都是专程航運、機運到府上的海鮮,其成本全部轉到買家頭上,所謂的多出來的成本有人買單便成。幾千元買一盤生蠔,有多少會買? 有多少人天天買? 生鮮類電商做的應是壓低價格令大量顧客長期光顧,構成密集的銷量單,如此一來顧客方便了,物流工作效率提上去了,生產方高興了,創業公司因為龐大的出貨量被高估值甚至賺錢了,皆大歡喜。

  問題就在於打造物流過於昂貴,京東燒錢如流水才搞得定,阿裏巴巴只是收購了一間小規模的快遞物流公司,壓根沒敢入場。國內做生鮮類電商的小創業者手上資金五百萬算平常,五千萬算少有,玩起燒錢好比無底洞的物流搭建實在力不從心。

  我們可以看到國內的電商巨頭從母集合(所有產品)出發,瀏覽流量過渡到子集合(生鮮水果或海鮮),過程中使用普通物流;他們不會專門建立一套生鮮類特有的配送系統,由母集合的毛利補貼子集合的微損失(商品損耗),生鮮類的銷量穩定後再把價格提上去。

  成都一間APP公司換了一下思維: 一開始只賣生鮮水果。他們採取社區劃分的打法,到每個社區舉辦招商大會,招攬社區送貨人員。整個計畫如下:

  假如你下班時間穩定想掙外快,加入他們,那麼你住的那一片社區便歸到你一個人名下(標準線800戶)。公司在彼此簽約後會派出地推人員辦活動,培養這個社區的消費者,一旦產生訂生他們會用貨車送到你家,那麼你家便成了一個臨時的中轉站;到了晚上你下班回家開始一戶一戶送貨,錢已經通過線上支付過,你在每一張訂單抽成20%(沒錯,兩成!),月結。

  果然新思路產生新啟發! 這個計畫誕生了沒有月薪的的送貨人員,而总部运水果的貨車只要下午出發送到中轉站即可,一個社區只需落貨一次。反正水果可以等半天,社區送貨人員專門晚上送貨,整个计划没有太大的逻輯漏洞:銷货方、运货物流、上門物流、买家、付款工具和场景,全齐了。嗯,問题不大,如果客人嫌貴亦屬於定價策略的小瑕疵,對不對? 有意思的事在後頭。

  招商大會超級火爆!很多人和蕉碳仔一樣對於條款瞠目結舌:你得先交三千元人民幣作為保證金。

  理由乃對於無故不幹的簽約者的押金管理。然後呢?如果簽約,你的確能成為你家那一片社區唯一的上門送貨人員,但除了之前交的三千元你還得欠該公司七千元,這錢需要在你送貨期間的抽成裏慢慢扣除。

  即是說,付了三千還倒欠七千,直到送完三萬五千元的貨(抽成20%),該簽約者才開始賺錢。該公司說法是社區推廣也需要錢,公司出一部分,簽約人同樣承擔一部分,故此出爐這一系列條款。妙不可言的是他們的社區推廣只做一段時間,並且不保證效果。

  當天的結果可想而知。該模式於2016年第二季度啟動,目前為止據說好幾個社區試點,後面如有新發展,蕉碳仔再和各位細說。

蕉碳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蕉碳仔

蕉碳仔facebook地址: 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BananaCMacau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