內地創業界有句名言: 美國矽穀有什麼,我們照搬到大陸來。

港澳創業圈有個模式: 先去臺灣看看那裏新推出了什麼,拿到香港澳門迎合本地人口味。

以上乍一看好像在讲同一件事: 無非是抄和借鑒嘛。其實不是,兩者有著非常大的區別。

先說搬,搬來別人的成功案例,這一點差異不大。問題是搬了之後的“改動”,究竟改動什麼呢? 針對誰來改動呢? 基於什麼理由去改動? 這些便形成所謂北派和南派的風格。

北派他們先尋思投資人和風投公司的口味,再去思考案例,中間更著重市場規模和壟斷的可行性,即我們常說的先圈地後圈錢;滴滴打車經典個案不作細述,直至截稿日滴滴打車依然每月虧損在天價補貼上,但無數投資者仍然認為它能賺錢——正確來說,是認為它“之後”能賺大錢。

而南派從一開始苦思冥想消費者接不接受、推廣投入要多少、財務指標健不健康。最常見的有,外國的美食移到臺灣,其特色口味會隨著臺灣消费者喜好變得偏甜辣,卻不去問投資者愛不愛吃。“什麼時侯回本”乃南派反復研究的問題。

簡單來說,北派由於環境中大的資本較多,他們打法豪放、運作目的性強,要麼打算從資本市場賺得巨款(上市或讓下一輪接棒),要麼圈好地之後當全國第一,當消費者沒有什麼選擇時,慢慢把錢賺回來。正能量解讀叫繪勒藍圖,負能量來看有點像忽悠和吹水,因為未來的錢始終是未來的錢,很多北派企業活不到那一天。

南派更像小媳婦攢著家用過日子,一分一毫算著計著: 投入這個項目希望兩年內看到成效,少一點無所謂先把現金收回來。很多時侯吃不飽也餓不死,跟超級大集團和打工相比,比上不足比下有餘。南派生意人最重要的是活著。

要說高端大氣當然北派風光無限,風投亦相當青睞,咱們在電視上看到的企業家絕大多數歸這一類。南派低調,與資本沒什麼緣分,沒錢時銀行看不上,等到業務運作良好時又不需要貸款了,全悶著頭賺錢。

這裏蕉碳仔提供不了實際數據,但可以負責任地告訴讀者: 北派的死亡率遠遠高於南派。南派很LOW,可是他們活下來的個體不少。

媒體只有不到15%的篇幅會留給失敗的、清場離去的企業----公司都倒了誰來付繕稿費潤筆費? 於是造成我們在觀察商業世界時,常常誤以為北派更值得追求。如果觀察者的數據足夠多,會發現完全不是那樣,只不過很多北派公司倒閉了其創始人又回到其他大公司上崗,活得滋潤而已。

港澳以至臺灣的創業者大多數是南派。內地有沒有南派呢? 有,集中在廣州、浙江,尤其福建一帶,兩夫妻早早把婚結了,家庭作坊起家做服裝做鞋,有了信譽經驗,找本鄉的標會標一筆錢建廠幫外國做加工、貼牌,最後再談成立自己的品牌。北派不是,北派基本功要做到面對投資人說: “來、給我一千萬,我會找到下一個一億,我們要幹掉Adidas!”

你瞧,上面屬於早年的福建南派公式中,有沒有銀行、風投的影子? 風投才看不上山寨小廠房呢! 然而大部分二線城市的經濟就是這些小廠培養出基礎的。

滴滴打車,最經典不過的北派; 背後的投資方騰訊卻是不折不扣的南派。網上流傳的南非大鱷投資騰訊不假,若仔細翻找財報表,會找到這只胖企鵝依賴QQ的會員銷售有著不錯的季度收入,現金流十分健康。哪像這兩年國內冒出來的各大遊戲直播平臺,年年虧損過億,全賠在挖掘知名主播和買帶寬上面,賺錢的落實連影都沒有。

說到底,環境和思維造就創業者的風格各走極端。GOGO VAN落地香港,媒體說大獲成功,但2013年至今保持零收費,成功在哪? 皆因此乃北派定義的成功,而非南派的成功。GOGO VAN公司在香港,創始人來自海歸,這是思維因素走在環境因素的前面之原因也。

如果有一個人說創業者應該調整好財務數據、保證季度現金流正向和注重消費者體驗等等,他是對的;同時假若有另一個人說前景構圖、行業橫向對比和戰略性投入換來佔有率等等,他也是對的----具體看投資者支持哪一派了。

 

蕉碳網路科技有限公司蕉碳仔

蕉碳仔facebook地址: 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BananaCMacau/